什么样的姿势你才会想起我

in 声音 with 0 comment

什么样的姿势你才会想起我

街上很安静。这一夜,我走了三条街,在第二条街倒数第三盏路灯下,我抽完了烟盒里最后一根烟。

眼睛生疼。这个有风沙的城市,今夜出奇的平静,是否,它也在与过去告别?

想到某个夜晚,也是如这般的安静,我在十字路口无处可去。最后的最后,还是被安全的带走。

“丫头,听话,我们回去”。

是回去,而不是回家,我记得很清楚。与此重叠的相同画面,此时不同的结局。

一直孤单而放任不羁的人,是我。今夜,我带着疲惫,独自安睡。

不想再做数绵羊无聊的自我催眠,也不想再借安定的强迫,让自己早点睡去。我放任自己的失眠,或者说,我继续跟自己抵抗,拒绝睡着。

我不乖,我一直清楚。不需要谁来原谅我,不需要谁来理解我,更不需要谁来附和我病态的生活。我只是一个胆小鬼,一个不怕死亡却害怕被噩梦缠绕的胆小鬼。

今夜,无人对我说:孩子,不怕,乖乖睡觉。没有这样温柔的纵容,没有这样温暖的心疼,我被遗弃了。呵!你心疼吗?

七月,让许多的人烦躁,不安。不真实的踏实,骗自己一直很安全。悲伤因为沉到了心底,所以不曾有丝毫蔓延。

恭喜我吧,终于做到了最强大的一次隐忍。想到离开前你给的拥抱以及你灿烂的眼,那是我整个七月最值得收藏的珍贵。

可是,我还没来得及感慨,你已经悄悄的离开。怎么办,怎么办?我就这样丢失了你。下个路口,你牵了别人的手,我还要笑着说:好久不见。

终于,我一个人的时候眼泪也不再落下,微笑或冷漠遮住的脸。是不是这样的表情,这样的面容才是你初识我那般放任的纵容?

因为我是这样的好打发,不纠缠,不反抗,不埋怨,不痴心妄想,所以你可以一句“我爱你,但对不起”就全身而退?留下我,然后你离开。

讨厌自己,厌烦自己。我在别处无声的想念,却在你的面前毫无表情。突然就想起你温软的手,敲打我的额头“一点都不听话”,还有你说我的“孩子气”。

我努力的去想起你的脸,却在想念里愈发的记不起你全部的容颜。片段,残缺,拼凑,一张再也无法完整想起的笑脸。是不是这次失忆的人换作是我了?

可那些宠爱的言语,那些娇惯的宽容为什么还是如烙痕一样清晰?

“借我你的一生给我好不好”,听到第十次,我换到残酷月光,然后我在纸页上凭着记忆写下了所有的句子。

你清澈干净的嗓音还在耳边绕,只是,我不曾在你身边听到,也将不再有机会听到。留给我的,只有耳机里,夹杂着音乐灌录的唱片。一闪而过,稍纵即逝。

我想,那个让你“我一生只愿为你,情愿为你画地为牢,我在牢里慢慢的变老,还要对别人说着,你的好”的女子,如今该是最幸福的人吧。

有你的等待,还有另一个人全心全意的爱恋与陪伴,你已经为她的幸福而快乐了吧。可是你怎么办呢。谁在等待你,谁会陪伴你?因为我一直都在流浪,所以我不会给你旷日持久的等待。

因为你不曾要我陪伴你,所以我一直都在收藏你每一个表情然后悄悄的离开。来路去路上,我选择疯狂的想念却不会回头争取你给我安定。我是有伤口的人,所以,我不配拥有你的春秋和冬夏。

习惯静静的看,静静的听你说故事。说你对往日幸福的怀念,对现在喜欢的人的无能为力。

就算我有一些难过,一些不情愿,但我认真的听。如果我是一个好的倾诉对象,那我隐忍哀伤。

如果我是你前世忘川里的一支莲,那这辈子我就做泅渡你忘记痛苦的那条船。我渡你到彼岸,你前行,我倒退,用最彻底的方式,错过。

推荐音乐:残酷月光 - 林宥嘉

节目收听:10′56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