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情的模样

in 声音 with 0 comment

爱情的模样

苏阑堇在《你是我爱情的模样》里写:大凡爱情皆是如此,千帆过尽,最终还是独自一个人,以爱之名,为爱祭奠。而心中,那个最初的模样,才是爱情的模样。

阿信在耳边轻唱:你是巨大的海洋,我是雨下在你身上,我失去了自己的形状,我看到远方,爱情的模样。星星在夜空中闪亮,星空下我不停流浪。

我不禁在想爱情的模样,该是什么样子呢?在青春的某个节点里,我开始憧憬起爱情,可骄傲如我,即便在爱情里,也不曾卸下坚强冷艳的伪装。

我那副要强的样子,似乎是很多有过想要给我些许温暖的人褪去。可我仍是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头觉得,爱情,就该是那个样子。

而我该是,生性凌冽的女子,该般配最狂热的掩护,所以我在不断夭折的爱情里游离着,伤痛着,孤独着,自以为是的坚强着。

我逐渐被自己麻木着,就真的以为我不会示弱,我不会小鸟依人,我没有柔弱属性,直到那天遇到他。那是一个秋天,一个美到不能再美的秋天,原谅那美到我根本不知道还能怎样去形容了。

他就那样毫无征兆的出现在我的眼前,令我一阵眩晕,最后呢,倒进他的怀抱里,是真的就那么倒进他的怀抱里了。我们就是那样的相爱了,颠覆了我十几年里构筑起的爱情的模样。

他对所有的朋友说,我是他见过最温柔的女孩子。事实上,真的是那个样子,仿佛就在我们遇见的那么一瞬间,我骨子里所有的温柔,全部都给唤醒了,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,我们都深陷在彼此的温柔里不能自拔。此生我无知奔忙,因为你眼光,都化成了光亮。

后来呢,我们还是分开了。后来的后来呢,我好像不曾再对谁温柔过。只能说有些事,有生之年,终不能幸免,距离上一个故事的结束已经五年了。

有人说爱情是不是从喜欢,用漫长的时间来忌妒,从而证明它比遗憾更为强大的力量。

可是时间告诉了我,即便隔了五年,或者更长,依旧不能改变什么。索性我用五年,比清醒的时间,学会了很多。

比如接受不同侧面的我,比如看过不同形态的爱情,比如爱上变化未知的生活,我本以为他爱上我的是能让我释放温柔的才是我正确的爱情的模样。可是我错了,我所有爱过的都没有错,我只是恰巧在那个时候,想要温柔了,又恰巧遇到了他而已。

我本以为那个拥我在怀,柔情似水,或者责备我冷落,我决绝离弃的他,总该有一个是面具。可其实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伪装,哪一个模样的他都是真实的他,哪一个模样的我,也都是真实的我。我们的爱情,是温柔与温柔的巧合。

罗素说:参差多态,乃幸福的本源。我不会再为着某个执念,而作无谓的执着了。

每个人当下不同的模样,该是我们的最好的模样,所以我原谅了让我脱胎换骨的他,我也不再责怪青春里那个矫情的少女。

每个时光里的我,都是最好的我。每个模样的爱情,都是最好的爱情。有别的只是口味不同罢了,就像《莽荒纪》里的爱情,是霸气和纯粹的矛盾集合。霸气的时候哪怕对方灰飞烟灭,也要不断使自己变得强大、强大、再强大,而后在几千万年之后,踏碎整个世界,只为重新携手共度。又因纯粹,所以即使孤单了几千万年,也不曾牵过他人的手,天下之大,唯对方是心上之人。

以周星驰的电影《大话西游》为蓝本的游戏出版的官方游戏小说《新大话西游2:沧海问剑》里的爱恨情仇也是如此,也许在玩家面前霸气侧漏的将军,回家也会变成跪搓衣板的妻奴,也许在大家面前妖娆美丽的小姐,面对情郎也会是很暴露。而在《大话西游》电影中,没有着重描述的配角,《新大话西游2》中很低调的NPC们,也会在《新大话西游2:沧海问剑》的小说里面鲜活起来。

不偏不倚,爱情,正此时。你看吧,爱情的模样,就该是我们自己的样子。矛盾着、等待着、碰撞着、碰撞着...

推荐音乐:离歌 - 信乐团

节目收听:11′14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