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的你已不在,现在的未来还未来

in 声音 with 0 comment

昨天的你已不在,现在的未来还未来

楼下的桂花又开了一场,它们不知道秋天已经走远了,在一群光秃秃的树桠间,孤零零的开着。

头一次觉得这种本来甜腻腻的令人厌烦的植物有点耀眼,在迷朦的冬日早晨闪着光,但即便是骄傲,又能怎样呢。

骄傲到底是用大把大把的孤独换来的,手机早换了一个又一个,通讯录也更了一批又一批。他的号码是在最初分开的那些日子里,愤怒的删了又存,存了又删,现在早已不在我的手机里了。

想想还是能顺口背出来,也知道他不会换号码,却不会再打。

一日三餐,仍旧常常在她爱去的早点铺、快餐店、小吃街、大排档解决。一定是习惯了熟悉的路线,熟悉的店员,熟悉的口味懒得更换。

再者也有点期待某一天能再遇见,想着就算他对我没有丝毫的留恋了,也可能会在某个无聊的星期天,或者孤独的长夜,抗拒不了这些曾经最爱的味道的诱惑吧。

不过一年、两年、三年,他好像真的没有回来过。

经常会幻想着如果哪一天,我们在街角的咖啡店再遇见的时候,他会是什么样子?

头发是不是又长到遮住那双会发光的眼睛,懒得剪。衬衫是不是仍旧熨的整齐的,像无风日子里的西湖水面。鞋子是不是还是会一天擦上好几遍,一尘不染。

梦想着我见到他的时候,会是什么样子呢?微微一愣,然后微笑着说:“你好啊,好久不见。”还是愤怒的走到他身边,给他一记耳光,让他还我快乐、安全、温暖。或者就是久久的站在原地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还可能会流下几滴眼泪吧。

我甚至还为此而演练过,对着公共卫生间里的镜子,也在心里把说话的语气,磨练了几百遍。可是现实是,住在同一个城市里的我们,曾经整日整日黏在一起的我们,这一别,竟真的没有再见过。

这么小的世界,一段并不算长的时间,我们缘分就是断的这么干净。

和你分开以后,有不少人来向我示好,有单位同事,有老同学,也有偶遇的路人。

大概他们有的也在曾经期盼着我们分开的这一天,我没有接受他们中的任何一个,也没有感激他们对我的爱慕,甚至有点厌恶他们。

我知道他们不会是真的爱我,我搬了家,换了公司,注册了新的微信微博,可是手机依旧舍不得换,这是唯一可以让你联系到的方式了,虽然你可能早就把我在通讯录里都删掉了,也从记忆里删除掉了。

当我告诉自己,你也有可能记得啊,为了这一点微弱的可能性,我又做了一次懦弱的人。

很惭愧对你念念不忘的我也爱过其他人,他和你不一样,他不温柔,不善言辞,也没你长得好看,可是他很稳重,很有事业心,很认真,很理智,很省心。对,很省心。

他很尊重我,也知道该在什么时候关心我,什么时候给我空间给我时间。他不会因为我的任性,我的坏脾气跟我争执不下,当然我现在的脾气跟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好多了。

在他身上我学到了一种东西,叫理智,这是你没有的,我现在需要理智,胜过需要宠爱,我已经过了要求和享受宠爱的年纪了。

不过我们还是分开了,没有争吵,没有挽留,与其被一场平静的爱情消磨的不知道如何爱,还不如单身一人。

对爱,偶尔泄气,偶尔渴求,至少这样我觉得我还有真心。至于一颗真心交给谁,答案交给时间。

我和他是和平分手的,解除了恋人关系,我们还是默契的工作伙伴,你看,这就是两个理智的人的处理方式,仿佛一切如昨,平静如水。

草草的伤心了一阵,就又像以前一样吃饭、旅行、走走停停,好在我们都已反复练习,所以习惯了别离。

有时我在想如果那个时候我们也成熟一些,我懂事一些,接受你做好朋友的提议,而不是和你大闹一场,是不是我们现在也可以坐在咖啡店里谈笑风生,互相调侃我们的另一半。我就还可以经常看看你的脸,听听你的声音,那现在会是什么样子。

可是吧,“如果”永远都只是“如果”,其实那又最好了,虽然我最后留给你的一个疯子一样无理取闹的样子,可是那是我爱你的样子,至少那个时候,我所理解的和最真实的爱。

即便是现在这个年纪的成熟了很多的我,再让我爱你一次,我也不能保证会比那个时候好吧,因为,那是你啊。

推荐音乐:轻轻的放下 - 小柯

节目收听:10′59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