孤独,是件折磨人的东西

in 声音 with 0 comment

孤独,是件折磨人的东西

转眼,2014也快要过去了。总觉得那个飘着雪的冬夜还在不久之前,就像时常会觉得你还在身边。在键盘上打下这句话的时候,不自觉的看了看此时正戴在手上的这双半掌手套,是我留下的唯一一件与你有关的东西。说不清是因为对你的念念不忘,还是舍不得它曾在无数个写字的夜晚带给我的温暖。

可是即便它是我喜欢的颜色,内里的绒毛又软又暖,还是会让冰凉的指尖露在外面,伴随着敲击键盘清脆的咔咔声,提醒着我总有些事情难免遗憾,不能圆满。想到这里的时候,我又不争气的想起你的脸。

准确说,我其实想不起的你究竟长什么样子了,眉毛是浓是淡,眼睛是大是小,只依稀记得清清瘦瘦,脸颊轮廓分明。好像还喜欢站在阳台上,在晚风中吹起口琴,声音很好听,笑起来很干净。很奇怪,分手后这么久,再想起你,竟都是我们最初遇见,还没有在一起时的样子。

是啊,我们分开了。我不断的在寂寂怀念你,和愤愤清理你的痕迹之间交替挣扎,不知不觉在沉睡和清醒间轮回了将近四个年头。在2014的最后几天,我把你的东西扔得只剩一双手套的时候,我决定彻彻底底的和你说再见了。

今早,很多地方都下起了初雪,这里气温骤降了十度,呵气成霜,也还是没能迎来第一场雪。好吧,这个说南不南说北不北的城市的冬天,向来都是冰冷刺骨,有风无雪。是不是正因为这个,这个城市才理性无情不懂得风花雪月?

其实这里也曾降过一场大雪,记得那是2009年的最后一天,我们牵着手拥挤在江边等待最后的倒计时,我把裹着围巾的下巴搭在围栏上看着江上鸣笛的客轮,你手插口袋站在我身边沉默不语。10,9,8,7,6,5,4,3,2,1,happynewyear!斑斓的焰火冲上天空,身边的人都欢呼着拥抱起来。

你把我揽到你怀里,在耳边轻声说“新年快乐。”

我说“新年快乐,我爱你。”

你说“亲爱的,我们分手吧。”

你把我抱的好紧,我想挣脱你看着你的眼睛问你怎么了,可是我完全动弹不得,我扎挣了几下,你抱得更紧了。然后我就听到你在我耳边的啜泣声,眼泪穿过围巾的缝隙滴到我的脖子上,很凉。那个晚上我们在江边抱了很久,烟火声和喧嚣声在四周的空气中好像一直都没有停。雪越下越大,我哭湿了你的胸膛。

那天以后,我得了一场重感冒,在床上窝了好几天鼻塞头痛苍白无力好像死过了一次一样,而你,再没有出现过。匆忙的连留在我家的那些衣物笔记都没有带走,以致于我这场我们爱情的大扫除,一做就是四年。

四年的时间里我深刻体会了一件事情,叫做孤独。也许最折磨人的不是孤独,而是在你笃信本该是最幸福的时候突然一下子,什么都没了。

早上出门灯忘记关灯,加班凌晨赶回家,隔着江,看到整栋楼,只有我那个窗口的灯亮着的时候,突然袭来的孤独感让我喘不气起来。我加快脚步走进小区上楼,打开房门,出门时匆忙打翻的番茄酱还安静的躺在地板上,鲜红的颜色格外扎眼。我跪在地上拿抹布擦起来,眼泪打在地板上迅速的混进番茄酱里,我模糊着眼睛胡乱的擦着,弄脏了牛仔裤和T恤。

我仍旧会一不留神饭煮的太多,没有人陪我吃光,除了大把大把的倒掉不知道还能怎么处理。家里电用光忽然断电的时候,可以熟练地摸黑上床了,只不过不能随手打开床头灯的无力感会令我害怕。同事聚会的时候没有人催促我早点回去不知道该开心还是该难过。四年没有再养过猫,经常出差的我不知道我不在家的几天里该往哪送。习惯了下班后回到家里冷冰冰的空气,习惯了周末一个人的电影,习惯了一个人吃两个甜筒,习惯了不用计划说走就走的旅行。

有时候看到好笑的事情想要和人分享,发现身边竟没有能说话的人,悬于口边的话也大多最终都还是未说出口。被孤独冲昏头脑的时候迫切的想有个人能陪在身边随便爱不爱,第二天的阳光把我的理智带回来的时候,又决绝的告诉自己,我很好,谁都不需要。

去年圣诞节,也不知谁突然提起你,我发了疯一样,跑了几条街买了一大块芝士蛋糕,回来时的路莫名的长,路过了拥吻的情侣,路过了蹲着喝醉了哭泣的姑娘,路过了衣衫褴褛的乞讨者,路过了争吵的夫妻,路过了手捧玫瑰奔跑的男孩,路过了四五成群嬉笑打闹的初中生,路过了灯火辉煌,路过了冷清凄凉,仿佛一下子就尝尽了人生百态。

最后,我路过了我们第一次接吻的那个街角,坐在路边的长椅上,大口大口的往嘴巴里塞芝士蛋糕,可是这种伴随着忽然想起某个人而来的孤独,好像真的怎么填也填不满。

又快要到圣诞节了,我说了,今天是要跟你彻彻底底的告别了,不是再见,因为不会再见。只希望这个岁末,可以下雪,包裹住所有的过往,纯洁无瑕的白色,干净清新。新年来临,随着雪化掉太阳出来的时候连着所有好的你坏的你全部一起带走。至于孤独吧,罢了,其实只要跟你无关,也没有那么难熬。

推荐音乐:Blessing Of Peace - Shoshannah、一个人的北京 (钢琴版) - 好妹妹乐队

节目收听:13′45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