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先生和赵小姐

in 声音 with 0 comment

何先生和赵小姐

听人说,金鱼的记忆只有七秒。

而等一个不回来的人,直至彻底死心,需要七年,乃至更久。

2003年,一本《何以笙箫默》红遍了大江南北。说来也巧,我是第一批读者,追着作者的脚步,看故事里蠢萌蠢萌的赵默笙心伤不已背井离乡,而后七年漂泊,洗尽铅华归来,与故人相遇。

她的故人是谁,我想默笙从未忘记过。

当一个人已经不能够再拥有,你所能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记。记忆是最珍贵的礼物,也是上苍在剥夺了一切之后,给予人的怜悯。默笙如何能够忘记一张相片定格下的少年侧颜,多少次午夜梦回,都还能够清楚得记得,清晰得犹如冰面上的纹路。

她也许无数次地想象过再遇见的场景,但都没料到,会在超市那样一个叫人啼笑皆非的地点。我一直在想,如果当时她多说一些话,会不会两人就少了那样多的曲折。

如果当时她说:

一切的一切,我都记得很清楚。那么你呢,何以琛。

七年过去了,你是否还与这世界负隅顽抗。法学系第一才子,若我回来,还够不够资格,当你的倾世佳人。

如果她这样说,何先生会感动吗。

感情面前,上苍再公平不过,不论高低贵贱,不分三六九等,他不曾亏待任何人,也更不会独独善待哪一个人。幸福是靠自己去争取的。我一度不喜《何以》这本书,并非是因为写得不好,恰恰相反,是写得太好,太真实了。

现实生活中,你和我,他和她,谁都少了一份孤注一掷的勇气。

默笙和以琛,赵小姐和何先生,他们之间的恩怨起于上辈,也终于上辈。错身而过的七年,也不过是因为世俗的羁绊,是什么蒙蔽了你的双眼,是恐惧吗,还是私心,保护自己的私心。倘若多一份勇气,会不会就省去了这七年的苦嗔痴怨。

爱别离,恨长久,时光无可回头。

七年,两千五百五十五个日日夜夜,少年难再有。

人生苦短,不过黄粱一梦,试问我们的赵小姐与何先生,人生又能有多少的七年去等待。

但好在,他们还是在一起了。

尽管这空白的时光虚度,但岁月的积淀让他们更懂彼此的珍贵。年轻的我恨极了那无知的错过,但十二年过去,我再翻看这本书时,竟觉若没有这七年,也许他们的结局不会这样美满。

爱过知情重,醉过知酒浓。

离开方觉舍不得。

本来人生便是由许许多多的不完满组成,吃亏是福,坎坷的道路是为了日后的幸福做铺垫。现实嘲弄过默笙和以琛,我想很多读者都为他们捏了把汗,但是别担心,爱你的人,会披荆斩棘,跨过千山万水来找你。

不能在一起的理由有很多,但那都不过是给自己的不够爱,找的冠冕堂皇的借口。

书中有句话,我记得很清楚,是何以琛说的:

默笙,我很清醒。

一直。

很清醒地看着自己,沉沦。

说到底还是放不下,默笙之于以琛,也许是比香烟和烈酒更难戒掉的瘾,他一面告诉自己一切都来得及,他给足了自己忘掉她的时间,却发觉越想忘记,便记得越牢。有人问后来呢,后来,他终于意识到默笙是他的命,他不得不认命。

这本书红了这么多年,蝉联多项榜单,始终万里长城永不倒,不需要太多原因。单凭这句“我一直很清醒地看着自己沉沦”便足够了。多少人看到这儿的时候,回想起自己不忍触及的曾经,又或者自己仍身处泥沼,弥足深陷,无可自拔。

这种无力回天的感觉,真像是一拳头打在棉花上,无处借力。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命运嘲笑你是个疯子。

我如同很多人一样,也曾在看了《何以》之后,辗转反侧,难以入眠。我有过一个很大的疑问,所有人都说,时间是疗伤圣药,没有它抹不去的伤痕,而它也是个残忍地刽子手,一刀斩断与过往喜怒哀乐勾连的回忆。那么,七年,还不足以让身在异地彼此再无联系的二人忘记对方吗?

向来缘浅,奈何情深。

命运的齿轮在推动,明知月老红线那头的人不是你,依然爱得不知今夕何夕。人是感情动物,但偏偏感情又是连科学都无法解释的特殊存在。后来我明白了,在荒草无涯的岁月里,他们好似相隔了千山万水,中间横亘了那么多的无可奈何,一人花开,一人花落,从头到尾无人问询。

但终究还是不愿将就。

何以琛曾经在霓虹万丈的夜晚,满身寂寥,对人如是说:

“你以后会明白,如果世界上曾经有那个人出现过,其他人都会变成将就。”他说,“我不愿意将就。”

到底还是不愿意放弃。

佛语有云:心念成魔。明明是默笙成了他的心魔。

悄悄是别离的笙箫——那满纸的诗词潦草又无力,记载了谁的离愁别绪。

《菩萨蛮》里写道:“何以箫声默,默声箫以何?多情深许几,几许深情多。”

何以琛,赵默笙。瞧,一纸词笺已经道尽了前世姻缘。

长大后,身边许多朋友谈起了异地恋爱。也有很多模范情侣,因为无法忍受长时间的分别而劳燕分飞。但就像小说中那样,点一盏灯,等一个归人,等待其实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不知何时是尽头。

犹如陷入无边的黑暗,等待人救赎。那么你知道后,会不会来救我。

默笙是以琛的“sunshine”,在无边的黑暗中,仅存的那点光明。如果可以,他会拼尽所有去换取,我相信。

游离了七年的灵魂归了位。

漂泊不定的心找到了归宿。

如是方休。

应该也有许许多多的少女们,看完书后想得是——我何时才能遇到自己的何以琛。

别着急,他只是被拥堵的交通,堵在了四环之外。

慢慢等,终有一日他会来找你。

到你遇见他,也许你会觉得,这长长的时光好像只是回头的一瞬。一眼万年,斗转星移。

一眼,沧海桑田。

故事开始于2003年,十二年后的2015年,终于要以电视剧的方式与大家见面。钟汉良版本的何以琛,唐嫣版本的赵默笙,又会给我们怎么样感动呢。我已经很久不追剧了,但这回,我决定为我曾经的青春,追一次。

看是否能够在回忆里,开出一朵花来。

何先生,赵小姐,好久不见,你们好吗?

推荐音乐:好久不见 - 唐嫣、何以爱情 - 钟汉良

节目收听:15′51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