倘若我们可以早点遇见

in 声音 with 0 comment

倘若我们可以早点遇见

一向后知后觉的我,在何以笙箫默开播了很多天之后,才慢吞吞的看起来。

看到何以琛和赵默笙大学时代的故事的时候,满脑子都是你。我不停的在想,如果我也能在刚踏进学校的时候就遇见你,该多好。

或者也不用那么糟,大一的社团,大二的课堂,甚至大三的校园,都可以。

倘若我们早点遇见,是不是我就不用像现在这样,远隔千里的想念你,却告诉你都不敢。

遇见你的时候,是我大三的最后一堂实验课。你帮实验老师代课,我去请教你问题。

你的脸真好看,声音特别好听,你人真好。

你们做事情的时候,我插话进去,只有你会温柔的回话给我,帮我掩饰尴尬。

那时你大四,我们同院不同系。

后来偶尔会在实验室碰到收拾东西的你,从导师的口中听到对你的赞扬,在学校大楼里看到你的行色匆匆。

我知道你会画画,因为我看过你放在实验室的笔记,上面画满了各种实验装置,和你秀气的字体作的注释。

我知道你会弹钢琴,会打架子鼓,知道你是素食主义者。知道你的生日你的星座,你喜欢的歌手。

还知道你有过一段夭折的感情,和不愿触碰的回忆,因为我仔细看过你个人主页的每一个字。

可是即便我知道再多,也无济于事。

我认识你之后的第十五天,就是你们的毕业典礼。

十五天,短到我都来不及和你多说上几句话。

毕业典礼那天,我很早到,站在红毯延伸过去的台阶上,看你们穿着西装礼服,在礼堂里闪闪发光。

我想着该怎样鼓起勇气,去挽起胳膊,和你一起走过长长的红毯,和你一起在签名墙前合影。

红毯两边,是密密麻麻的人墙,准备为你们献上鲜花和热烈的欢呼。

我在礼堂门口拿着一支玫瑰花,瞻望了很久很久。内厅里人越来越多,台阶两旁迎接你们的人,越来越少。

直到典礼即将开始,大家纷纷解散,伴着音响里欢快的音乐走入内厅,你才出现在门口。

我焦急的大喊:“还有一个人,还有一个人...”可是我的声音被淹没在震耳欲聋的音乐里。

没有人留下为你献上鲜花和掌声,我看着你走上台阶,递给你一支玫瑰花,和亲手为你做的刻着你名字的毕业礼物。对你说:学长,毕业快乐。你笑着说谢谢你。你入场后,我在签名墙上把名字签在了你的旁边。

嗯,这就是我为你做过的最浪漫的事了!

再后来,你飞去香港读书。你走之前的那个暑假我约过你两次。我们一起看了一场电影,你带我去了,你常去的素食餐厅。

我在夜色中向你表白,紧张的心脏,砰砰砰...快要跳出来一样。

你说:现在的你不想谈恋爱了,只想在一个对的时间,一个志同道合的人,然后柴米油盐,地久天长。你说现在不是那个时间。

我知道你这不是为了拒绝我而作的敷衍,因为我在两年前就理解了你现在所说的这种感觉,或者说,爱不起来的绝望。可是如今,你重新点燃了我,我却没能点燃你。

这就是我们寥寥可数的我见过你的场合,因此,我时常怀念初见你的时候,我们在实验室那一场愉快的交谈,怀念那时,我乱掉节拍的心跳,以及和你大话时的勇敢。

我时常会想,要是我们早点遇见,我在刚踏进校园的时候就遇见你,该多好。

我还没有现在这么小心翼翼,你还对爱有所期待。

我偷偷问了你的课表,选修你们年级的课程。闯进你的实验室,常去你的宿舍楼下走一走。

我们还有很多偶遇的机会,或许,我还能敲开你的心扉。

所以看到大学时的何以琛和赵默笙的时候,我就开始想你。疯狂的想你。因为他们的故事,是我做梦都想成真的桥段。

只可惜,那时的赵小姐,没有能有幸遇到,你这个的何先生。

不得不承认,缘分是个很微妙的东西。往往情之所系,在一念之间。只一场遇见,便牵牵绊绊。剪不断,理还乱。

这个世界上那么多的人,爱“他”,还是爱“他”?有时只不过,哪个先遇见的区别罢了。

很奇怪,哪些夭折的爱情里,还没有来得及掏出的满腔的爱,又总会使人对于那份爱有关的人的时候,时常怀念。

因此,对于你来说,迟来的我,纵是有多想在你的世界里考满分,却连考试的资格都没有。

我仍久又装作不咸不淡的在一些时候问候你,大概对你的喜欢和惦记,也是只增不减。

不过就像阿信所唱的:不打扰,是我的温柔。

现在,我也快要迎来我的毕业典礼了。不知道在熟悉的教堂里,不知道在熟悉的礼堂里,会不会有我心心念念的面孔,为我送上一支玫瑰花。

对我说:毕业快乐。

然后我笑着说:学长,好久不见...

推荐音乐:如果缘只到遇见 - 吴奇隆

节目收听:10′36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