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终于成了别人的新娘

in 声音 with 0 comment

男:每次接到她电话的时候,都是晚上十二点过了之后,这么多年,她依然喜欢熬夜。光怪陆离的夜,四下无人的街,都是她的最爱。

女:不知不觉,我和他认识也十年了,大学毕业之后的各奔东西,我惯性熬夜,他深夜工作。他说我每次打电话都是半夜,多扰民啊。他个傻瓜,知不知道,我只有在夜里,灌下几罐啤酒,才敢拨出滚瓜烂熟的电话号码。知道不知道,你到底知不知道?

男:我知道,我知道她有半夜找人聊天的习惯,所以二十四小时总是开机。我知道,她懒得背电话号码,所以十年过去,工作换了又换,身边人来来去去,停停走走,只有这个私人电话号码是不变的。你们别笑,快三十的男人了,竟也会害怕。怕这个电话再也等不到它想念的铃声,怕这漫漫长夜只剩无尽的苍凉。

女:你们问他是我的谁?我也不明白,哪里说得明白。我只记得才认识那会儿,他个子高高的,在人群中格外显眼,脸也板着,严肃得像教导处主任。少年老成,他不喜欢和人开玩笑,也只有我敢去撩拨他。他总会用低沉的嗓音,轻轻地说……

男:别闹。她是上窜下跳的性子,根本坐不住,也不会照顾自己。背井离乡的工作,不知道是不是还和当年一样,贪吃冷饮,搞得生理期肚子疼得满地打滚。没有规律的作息,不知道是不是还和当年一样,咖啡不断,结果胃疼的半夜到处找胃得安。也不知道,她身边究竟站着谁,替她遮风挡雨,免她颠沛流离。

女:沈从文先生在书中写道——我知道你会来,所以我等。可是,他不会来。友达以上,恋人未满,我们都太了解彼此,生怕这份十年的情感,因为内心的贪婪与索取,而变质,一点点一点点消耗殆尽。所以我知道,他不会来。

男:那天她打电话给我,仍旧是深夜,电话接通后,就是长久的沉默。我隔着听筒能听见她清浅的呼吸声,最终,她叹口气,静静地喊我名字,她说,我打算结婚了,是本地人。从此,她的良辰好景都完全属于另外一个人。她的一颦一笑,再也与我无关。虽然早知这就是结局,我也不敢勉强。她放不下她的工作梦想,她的亲朋好友,她的家乡,若明知结局是错,何必开始。我没有资格问她,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,因为我还不能够让喜欢的姑娘坐在宝马车里。生活坎坷,会磨平我们的棱角。爱,多么奢侈啊。我最终还是没有问她,你为什么要叹气。

女:相信下次见面,就是我的婚礼了。我爱了十年的男孩儿,会不会祝我幸福?

男:她邀请我去她的婚礼,说兄弟感情,不来就要割袍断义。她不过是怕我不来罢了,她个笨蛋,我爱了十年的女孩儿,不能够牵你走进礼堂,能看你做一个幸福的新娘,我也知足。十年饮冰,终究难凉热血。我知道,那个私人号码,可以停止使用了。我爱了十年的女孩儿,倘若你的伴侣对你不好,千万不要让我知道,我怕……我会和他抢。你的离去,是我余生的开始,我会用余生来祝福你。你也别让我看见你冰凉的眼,你知道的,有个人的心会因此冷冻成冰。

女:我知道。我用十年青春,邀你赴我新婚之约。

彼月而微

2015.08.15

推荐音乐:Sleepless Beauty - 浅仓大介、夜的钢琴曲二十四 - 石进、亲爱的路人 - 刘若英

节目收听:12′25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