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想你

in 声音 with 0 comment

2015年9月1日,距离我们分手那天已经过了两年四个月零十二天,而距离我们相识已有四年整,再往前推算,第一次见面,第一次从朋友口中知道对方的名字,不算不知道,在我为数不多的生命里,你的名字已经占据了五个年头。

而在我仅有一次的感情里,你的名字写满了心房,也正是这个名字在曾经那段痛彻心扉的日子里,一笔一画的在心房刻满了伤口,以至于过去这么久,我仍未忘记。

有很长一段时间,你于我是一个禁忌,好友疲于安抚我暴躁的脾气,我也懒得搭理他们,好在世上有酒肉朋友这一类别。于是,我便整日与他们喝酒,他们不会问东问西,只要喝的开心,谁管你为谁而喝。那时,啤酒,白酒,洋酒,只要是酒便来者不拒,晚上编各种理由不回家,然后一吐,吐到昏天暗地。

那时,每天早上顶着宿醉的头疼,环顾四周,陌生的房间,熟悉的摆设,标准的酒店设施。头疼的是真的头疼,庆幸的是屋子里只有自己。

我以为我能像包容你一样放纵自己,到头来却发现,你是你,我是我。《春光乍泄》里黎耀辉说寂寞来临时所有人都一样,或许真的都一样,不一样的是每个人排解寂寞的方式不同而已。

我不想细数你有多少任女朋友,更不想细算你跟多少个女人上过床。我不曾管你抽香烟,水烟,甚至大麻。我从没怪你喝得烂醉,不顾我在生病硬是要我陪你聊天到天明。我知道你做事有自己的尺寸,我知道你把自己比作困兽,只有无尽的放纵才能证明你的自由。我知道你爱觥筹交错时杯子碰撞而生的轻响,你爱灯红酒绿醉人震耳的交响乐,你爱吞云吐雾后似幻似真的吹嘘,所以你常跟我说:烟抽的是寂寞,酒喝的是情怀。

夜,凉风习习。突然想起了你,经过了这么长时间,越到后来越难轻易的想起你,就像这次,虽是突然,但也有迹可循。

前几天,好友问我还记得你吗?有没有联系?是否想念?我想着摇了摇头。她才敢把心里话说出来,这些话她藏在心里整整三年。她说它一直认为我是一个很坚强的女孩,什么事也难不倒我,她也坚信我是一个果敢、敢作敢为、不会听任何人劝导,也不需要任何人帮助的女孩。直到那晚我敲开她家的大门,她才意识到我也有孤立无援的时候。

她说我刚失恋时,她连句话都不敢多说。那时我就像是一个易碎的瓷娃娃,哦不,听风瓶更准确,仿佛风轻轻一吹便会倒下,碎成一片一片拼不成样子。我不知道当时是否有她形容的那么夸张,但那种痛至今记忆犹新。

她问我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还会选择和他在一起吗?我仔细揣摩了这个问题。或许许多人分手便开始后悔,恨不得从未开始这段恋情,这样两人至少能做朋友,这样自己的生活也会变的焕然一新。可我不后悔,我回答她我还会选择在一起,无论是千次万次的再次选择。尽管结局不甚美好,但是他教会了我很多东西,可以说造就而成如今的我,也有他的一份功劳。

有人说:若如他日嫁得良人,必谢当年不娶之恩。我想说:觐谢当年陪伴之情,惟愿他日寻得良人。

其实你不爱我,我不怪你,但你又为什么和我在一起呢。与你在一起时,你让我看透了爱情,与你分手时你让我了解了寂寞,而与你分手之后的日子,我自己习惯了孤独。我曾以为我会恨你,我一生中无数的第一次都交付于你,而你回报了我一句好聚好散。但不可否认你教会了我如何抵御这残酷的世界,对你道一声谢不为过。

还有我不恨你了,最后愿你幸福。

推荐音乐:Let Me In - Gabrielle Aplin、回忆里的那个人 - 李行亮

节目收听:``09′44″`