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牛座

in 声音 with 0 comment

金牛是不折不扣的土象星座,他完美的印证着这个星座的显性特点,真是一团稀泥似的老好人,和气生财嘛。

果然金牛也是有名的守财星座。勤奋和工作狂,只不过金牛是温情的守财,他的努力是为了让家人,让心爱的人过的更好。

他也向来保守稳健,最讨厌那些阴沉,嫉妒心强的偏执狂,前段时间的股市大起大落,他对那些新闻也只是一笑而过,因为他压根都没有投进去,在他看来,最稳当的不过是放入银行,悄然升起小小的利息,人民币下跌跟他有什么关系,数字在变大就好了。

我曾经被星座速配指引,想找个金牛座的男朋友,他正是塌实且多金,更难得的专一,虽然木讷点,但也省得我花心思去取悦。何况女人多半都有点物质的小虚荣。

可他只是我遇到过的一个年龄相当的金牛。更确切的说可以算我的小弟。他比我小四个月,却足以成为鸿沟。

我只会对比我大的人撒娇,哪怕只比我大一天;对比我小的,我永远是一副封建卫道者的训斥嘴脸,哪怕只比我小一天。

他也不是一个典型的金牛,甚至有点油嘴滑舌。他很真心地很执着地对我很好。但是也经常地损我,每次看我写的文章,他都说:姐你怎么这么肉麻啊,立刻我飞起一脚。每次看他写的小论文,我都皱眉道:“你是不是文盲呀。”他大叫:“金牛座本来就不善于花言巧语嘛。”然后我索性亲自帮他写,代价是一罐罐的巧克力和瑞士糖,花花绿绿的塞在铁盒子里很温暖。

金牛座就是这样现实,用很现实的方法对你好。虽然金牛也喜欢钱,但不在乎。

于是我们一直这样斗嘴打闹,在6月的实验室里边打格斗之王,边享受空调。那时侯我雄赳赳地走在前面,他嬉皮笑脸地在后面给我提包拿着水杯。

我说你怎么会是金牛呀,看你这么花花肠子,应该是双子啊。他很委屈地看着我,象一只小宠物。阳光透过树阴在他的脸上写下青春的无助。我突然想抚摩一下他的脸颊,一抬手却还是只停留在他的头发上。

后来他毕业了,比我先离开学校,没有考研没有留校,走的远远的。临走之前,他抱着大捧的热情向日葵来看我,他记得我所有的爱好。在认识我的时候,他早就“收买”了我的熟人,打听的一清二楚。金牛座的人总是很有计划和战略。

因为之前的之前,某个夜晚他问我为什么不接受他。我笑了:“因为你比我小。”他跳起来:“我要去改身份证,我比你大。”我摇头:“没用的,因为一开始我就在心里把你当成弟弟。”他很颓丧地一直呢喃:“我要改身份证。。。。。”然后我看见他的肩膀在抽动。他也总是这样为着小事而纠结。我不去看他,不忍看他的泪水。以他的年纪,失恋算是最大的挫折,我需要让他长大。

我以为他会吻我,但是他没有。所以我们很纯洁。

后来我们再不见面,他找了高中的校花做女朋友。每次吵架时会给我电话,说:“姐,我心里还是有你。”我笑得肚子疼,告诉他:“你不过是喜欢暗恋一个人的感觉罢了。”我不愿意再相信一个男人会被过去的影子而影响,我害怕负疚。

他不愿见我,我不敢见他。我怕他看着一个已经被尘世改变的姐姐,会有什么感想。我自私地希望保留我在他心中最完美的形象,让他在某些失眠的夜晚一遍遍咀嚼。

突然想起了李夫人在病重的时候一直不愿意汉武帝去看她,怕被病痛摧残容颜的她在他心中失去美丽的一面。或许我也是这样,怕他中了金牛座的宿命,一旦发现我没有那么好,就厌恶起来。

推荐音乐:沿海地带 - 弦子

节目收听:08′48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