双鱼座

in 声音 with 0 comment

我从来不是你们口中所谓的彻底的“玻璃心”、“矫情派”,爱情也并不是我生活的全部。

在经历了蹩脚、傻气、执拗的全透明初恋之后,我为自己的灵体穿了一层铠甲,又在我的潜意识里换了一把手枪,那把枪不再用于逼迫自己成全所爱之人,而是用来驱逐和我不对付的牛鬼蛇神。在这样全副武装的备战状态下,伴着一贯的廉价眼泪,我安然度过自己的失恋期。

那段时间西蒙·波伏娃的一段话一度是我对自己催眠的良药,大概意思就是把爱情和婚姻当成自己全部价值所在的想法,才是让女人生活不幸最深层的原因。从那之后我极力的每天重复对自己说“爱情不是全部,婚姻也不是归宿。”

双鱼做为重度“精神官能症”患者,喜欢想太多,喜欢钻牛角尖。因此也能深刻的了解到“思考太多是种病”,其实那些犹豫不决,左右不定的毛病也是源于此。所以,为了避免这种纠结情况的产生,我以偏激抵抗那种犹豫不决。对待爱情更是一反之前,任何理由都可以是不去爱的原因。简直病态,病态到以为自己失去了爱的能力。

这种一个人的生活直到两个月前毫无理由的被一颗名为“爱情原子弹”的东西突然袭击。直到现在,我还是难以置信。这一把年纪,内心还是被一种少女情怀所充斥,而那根会说情话的神经也像战胜了一场世纪般长得重感冒后,重新回归自己的岗位。事情和我预料的一样,我再一次不受内心控制的要付出全部,之前的良药也好像过期一般。看吧,真奇怪。那种对爱的追求与信任,就像是本能。什么再也不爱也都是扯淡,只是明白“不能再把爱情当成全部,也应该保留原有的个体生活。”

如果分手后爱情的关系被定义为“施虐与受虐”,以双鱼为代表,那些曾经自己口里的“痴情”,不过是自虐的表现,自虐者的本质是根本不爱自己。而在这种病态的关系中,受虐者才是真正把握关系的人。所以,还在坚持等待让彼此痛苦的人讷,应该好好想想到底是不是因为爱。

推荐音乐:出卖 - 那英

节目收听:06′49″